一張照片算出你一生命運?當算命披上人工智能外衣,走上發展下線吸金時候,你能否識破其中騙術?

  掃描二維碼,進入科技感界面,上傳一張面部照片,軟件解碼後能生成一份號稱“看透你一生”分析報告。類似這種主打人工智能看相微信公眾號、程序和APP並見。

  一個名“AI看面相手相算命大師”微信公眾號首頁上是這樣自我介紹:“基於計算AI人工智能技術傳統面相學相結合,通過面相和手相建立模型卦象,預測您命理、運勢、婚姻和財富。”

  “AI算命”以免費來吸引用户。記者上傳了照片,生成了分析報告。但這份報告是,如果想進一步瞭解情感事業子報告,需要另外付費。事業和情感報告顯示價格9.9元,有26351人和42516人購買過,以此計算這兩個項目獲利近70萬元。

  人工智能真能預測命運?記者體驗情況,上傳同一張手照片,分析結果,顯然率存疑。

  體驗過程中,記者發現面相報告只能做一次,多做支付4.9元或邀請好友測評。有“AI算命”醒目位置放置了招募代理商鏈接。

  客服告訴記者,項目代理有兩種,一種是通過朋友圈、社羣、公眾號轉發帶二維碼產品海報,“掃描你分享二維碼進來你訂單,你和平台三七分成。”客服解釋説。

  有可以發展下線,獲取佣金。推廣頁面顯示,會員到合夥人,支付價格9.8到398,獲得下級用户佣金比例20%到40%。

  ,“AI算命”面紗揭開:“算命”只是噱頭,誘導分享、發展用户吸金才是它目的。

  此,北京煒衡律師事務律師周浩認為,拉下線算命程序涉嫌傳銷。“《禁止傳銷條例》規定,組織者或者經營者通過發展人員,要求發展人員發展其他人員加入,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滾動發展人員數量計算和給付報酬(包括物質獎勵和其他經濟利益),牟取非法利益,屬於傳銷。拉下線算命程序分銷並取得下線部分收益,因此存在傳銷嫌疑。”

  事實上,開公眾號掛程序打鬧,占卜成為一門生意。

  截至今年2月,鉛筆道完全統計,占卜算命賽道中融資項目共計20個,其中完成A輪融資項目9個,Pre-A輪2個,天使輪5個,種子輪4個。外披露數據中,獲得千萬融資以上項目有9個。

  “神棍局”其中頭部玩家,但最近一年“神棍局”卻遭遇了起訴封號諸多,不知大師有沒有算到如此多舛?

  SOHO中國3月18日通過博表示,“相信法律會做出公正判決,保護我們客户受到這些封建迷信言論影響。”潘石屹轉發,表示“相信公正法律會戰勝神棍攪局,相信科學理性會戰勝封建迷信。”

  記者注意到,民政部公佈“離岸社團”“山寨社團”中,中國易經文化協會榜上有名。

  2016年12月到2017年7月,8個月時間,神棍局公眾號收穫35萬粉絲。2017年9月,神棍局獲得原鏈資本天使輪投資,2018年7月完成了Pre-A輪融資。

  但到了2019年1月18日,“S神棍局S”和旗下另一個公眾號“神棍局軍師策”封號。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封原因或是涉嫌傳播封建迷信內容、涉及信息,封號置投資人於境地。

  封號並沒有阻止神棍舞。3月29日,神棍局註冊號,捲土重來。是什麼吸引着神棍斷復活?

人工智能技術命理術相遇,“AI面相”“數據算命”程序、微信公眾號、APP跨界融合。“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所謂“AI算命”,不過是披着科技外衣,背後是一條分工“吸金”生意鏈。

掃描微信二維碼,進入科技感界面,上傳一張面部照片,智能軟件解碼後能生成一份號稱“看透你一生”分析報告。類似這種主打人工智能看相微信公眾號、程序和APP並見。微信上搜索“AI算命”,相關公眾號有60個,比如“神算子AI面相”“數據AI面相”“AI智能算命大師”。

一個名“面相研究所”微信公眾號首頁上是這麼自我介紹:“心生,境由心轉。面相學通過觀察面部特徵來解碼人生命運,我們程序則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技術和人臉識定位技術這一中國傳統文化呈現。”其界面上顯示,目前生成80多萬份面相報告。

人工智能能看相?事面部掃描開發北京理工大學教授翁鼕鼕介紹,面部掃描主要是通過讀取臉上特徵點,於身份識別,這是當前主流方向。通過膚色和其他細部特徵輔助判斷疾病有可能,但於看相並不具備科學,娛樂性質多一點。

記者調查發現,“AI算命”有自己“吸金”套路,並形成了一條分工生意鏈。

“AI算命”以免費來吸引用户。記者一個名“AI面相解析”微信公眾號裏輸入照片,生成了分析報告。但這份報告是,如果想進一步瞭解感情分析、事業分析等子報告,需要額外付費,解鎖全部報告需要28.8元。同時,程序還默認一個人微信只能做一次測評,如果想多做,支付4.9元或邀請好友測評。

記者調查發現,“AI算命”只是一個噱頭,實質上是通過誘導分享、發展用户來吸金。“AI面相”類程序顯著位置説招募項目代理商。記者聯繫“AI面相解析”客服,順利成為一名項目代理。客服介紹説,項目代理有兩種,一種是通過朋友圈、社羣、公眾號轉發帶二維碼產品海報;一種是發展自己代理,從代理訂單中提成。“通過掃描你分享二維碼進來你訂單。用户掃碼支付後,你可以提取七成,剩下三成給平台。”客服解釋説。

平台是獲利者,項目開發者基本屬於“躺賺”。通過客服提供賬號,記者進入了一個名“七零流量變現平台”管理系統。後台,不僅可以地看到代理商“推收益”“代理收益”,可以進行產品推廣,生成推廣鏈接。系統默認產品價格是28.8元,代理商推廣收益比例要上交平台,代理佣金可提現。客服介紹,有資源、有自己社羣代理商月收入可過萬元。

“AI算命”為何吸引了眾多用户?湖南師範大學社會學專家胡建新表示,年人會相信那種街頭算命先生,但這些有科技加持、號稱科學算法算命很迷惑人。同時,“AI算命”存在信息泄露風險。例如,微信公眾號“AI面相研究所”明確要求上傳照片“正面”“五官”“戴眼鏡”“無劉海遮擋”。胡建新表示,如此生物信息很一些不法APP或小程序利用。

中西方命理學有歷史,各具特色,您能不能介紹一下中西方命理術分類和?

德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德國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教授朗宓榭 (Michael Lackner) 教授事一項研究——中西命理學。這次藉着他來復旦學參加光華人文基金高端講座機會,記者採訪了他。朗宓榭教授 指出,科學生命有價值,但是科學不能滿足生命所有要求。這是他命理學感興趣原因。

中西方命理學有歷史,各具特色,您能不能介紹一下中西方命理術分類和?

朗宓榭:我們星相學開始談。中西方有星相學,但是它們起到作用、 扮演角色卻。星相學中國最作用是政治服務,星相學家像帝王大臣一樣。西方,星相學會政治服務,但是個人星佔普遍,它 多時候是個人使用。這是中西星相學差異。

延伸閱讀…

AI算命?大師你能算出自己什麼時候被封號嗎

被騙39元后,我發現了AI算命的財富密碼

星相學技術是美索達米亞一個發明,幾個世紀後傳到西方,然後傳到印度,然後有部分內容傳到中國。台北“中央研究院”史所一 名研究員張哲嘉做了一個研究,他認為中國傳統星相學有方面受到印度影響。這只是技術角度對星相學做研究而得出其中一個結論,並不能説印 度是所有星相學鼻祖。

預測學中,抽籤、擲骰子這種方式運用得十分普遍。古希臘會用抽籤方式,中國 《周易》 有類方法。但是 《周易》 占卜技術要發達得多, 而且屬於高級文化。中西區別於抽籤 (占卜) 方法,於這種方式服務於怎樣階級層次。古希臘和古羅馬,基本上是階層老百姓抽籤, 部分是傭人、奴隸使用,皇帝以及精英知識分子搞這些活動。土耳其保存了一些古希臘時期寺廟,你能夠看到當時他們提出了什麼問題,收到了什麼回答。當 時是一些沒有受過教育、層次老百姓使用這種占卜方式。反過, 《周易》 作為五經之一,中國思想史上地位。這西方是完全沒有。

中國,八字算命普遍。算命從唐代有了萌芽,宋代開始得到普及,宋代出現了“子平術”。中國八字算命和西方星佔學差異,於 中國人命運測算生辰八字準,看天文,只看時間。每一時、每一刻有一個數值。這些數值換算成八字、天干、地支各種東西來綜合分析一 個人命運。這是一種時間數值進行占卜。這是中西方命理術一個差異。

您談到,中國古代預測術計算基礎,西方預測建立先知基礎上,是口述文化。但我們知道,中國有很多先知式預測,如扶乩、佔夢、巫術,算是主流。西方有計算基礎預測學嗎?

朗宓榭:有,像占卜是計算基礎,但是發達,可能有社會意識原因。古希臘、古羅馬,占卜活動主要是老百姓中流行。古代西方 先知是德爾菲神廟中女祭司皮提婭。她會太陽神阿波羅附體,周圍有一些輔助者來翻譯、解釋她“附體”時候説出的語言。當時所有古 希臘、古羅馬名人,包括他們國王,會去德爾菲神廟。這是精英文化中突出現象。

反過來看中國,我完全同意這些現象普遍,有薩滿、巫師、扶乩,但是位於一種非主流邊緣地帶。所以,我看來,中國先知式預測是一種邊緣現象。

基督教預測術是先知主,耶穌本來先知。 《》 裏提到耶利米,是先知。但是對基督教影響是 《新約》 啓示,它和中國 《周易》 是差不多地位。到中世紀末、現代那些先知,包括當時美國所謂先知依靠 《新約》 啓示。這方面傳統。雖然西方有星佔學,星佔學 是完全計算基礎。但是影響,達到 《周易》 中國地位,還是先知式預測術。這是我個人看法,還有待進一步驗證研究,但我想是有些道理 。

命理學程度上建立命運認識上,西方基督教文化中,上帝是無法捉摸,只能猜測;而中國式主宰者接近於天道,所以孔子説“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是有跡可循規律。您覺得這中西方命理學有影響嗎?

朗宓榭:有影響。這涉及西方神學超越性,當代儒家講內超越。西方人看來,宇宙上面有上帝。上帝不依賴宇宙規律,上帝自己制 定了這些規律,但是每時每刻可以改變。人類揣度上帝心思,上帝想做什麼人類計算。而且計算推測上帝想法,有可能涉及原罪,要揹負着一種 道德負罪感。西方人認為是不要犯罪了。另一方面,上帝送人類這種類似禮物意志,讓我們不要超過它意志。

傳統中國沒有高無上上帝,只有神,而這些神服宇宙規律。所以中國人可以計算方式來考察這些規律個人關係。這方面涉及一個道 德問題。人瞭解了宇宙規律,能提高自己道德感。朱熹説法,占卜有處,這種處不僅於能夠知曉個人命運,於我宇宙瞭解而 提升了自身道德地位。

當時西方有人,包括教皇,相信和依賴測算,但是他們要揹負壓力。

中國和西方預測體系背後,有您説決定主義價值觀和宿命論影響嗎?這兩者有什麼?

朗宓榭:中國宿命論典型代表是漢代王充。他完全否定占卜和預測技術合理性,。他認為宇宙是無法預測,他觀念中沒有上帝看法。他強調遇會,放大偶然性。這種偶然性是預測不了,因為我們知識。但是王充,沒有多少人贊成宿命論。

延伸閱讀…

“AI算命”背後的生意經:“算命是假,算錢是真”

朗宓榭談中西方命理學

我看來,宿命論和決定主義主要於,決定主義能讓人們認識到我們知識,但決定主義並排斥人類測算自己命運。因為我們承認自 己知識,達不到認識層次,但是這些知識裏,我們能夠一些現象,多少猜出我們命運。宿命論則不管這些,技術預測是否定。

命運雖然自己手上。但不管是西方決定主義是東方決定主義,完全排斥人類命運測算和占卜。像中國人説“盡人事而聽天命”。

馬克斯•韋伯談新教倫理,強調天職,強調人間事功,中國各種勸善書和功過格,是否暗含着通過個人努力來改變命運方法?

朗宓榭:是有這個意思,而且他分析很,是加爾文教分析。加爾文教回溯到了奧古斯丁,完全簡化了自由意志。像奧古斯丁後天主教一些大師,他們地承認了自由意志,是耶穌會士。

但是馬克斯•韋伯中國道教有很多批評,因為他閲讀原始材料是荷蘭人哥羅特寫,書中道教宇宙觀有很多介紹,所以韋伯中國道教這種宇宙觀就產生了一些偏見。

道教早期贖罪、懺悔是這樣東西。儒家有類似這樣自我批評東西。每天自我反思,我待人接物態度如何,我有沒有犯什麼錯誤,我有沒有別人做什麼事情?

您説星相學是中西方大學問,但西方,星相學是看作“推測”或概率學問。中國星相學強調天人感應。我們會聯想到李約瑟難題,您是否暗示西方星相學啓發西方近代科學?

朗宓榭:我們知道概率這種規則是十八世紀發現,是數學家高斯發現。這是賭博有關一個現象。我本人沒有研究過,但是有學者研究中 國數學史,於中國數學中有沒有發現過概率有意見。很多人表示懷疑,但是有人認為宋代、明代數學著作中,學者會利用占卜中例子來表示一種 數學規律。只是這個傾向並不是那麼普遍。

但是星相學概率和推測好像沒有什麼密切關係。經驗方面,星相學理論,某個行星測算應該不是概率規則來進行。這方面我得繼續考察。

所謂李約瑟難題,關鍵於我們科學下怎樣定義。如果是系統性角度,那麼算命術有系統性,而且是複雜、發達系統。 《周 》 系統發達。發達我們剛才提到八字算命。你可以否定八字算命原則、出發點和前提,但是我們沒法否定它們系統性。我演講中提到 阿爾伯特,試圖星相學放在科學體系之內,到西方啓蒙時代是普遍承認。科學應當作一個“特性”定義。預測屬於知識史,是科技史一 個部分。比如天氣預報雖然出錯,但是它有自己一套系統。另外一方面,科學定義是靠經驗性,八字是靠經驗,華人生活經驗,星相學一 樣。科學第三個特性是複性。科學應該是可以重複。但是這個角度, 醫學完全是科學。所以預測學不是那麼,有一些因素符合我們現代科學定義。科學我們應該下定義。

您認為西方預測學基督教普及後,具有主導地位,您為什麼又説中國測學主流之間徘徊?我們知道,直到晚清,扶乩術、堪輿術知識分子中很流行。

朗宓榭:到清末民初,很多知識分子並相信預測術,但會進行占卜。典型例子是復。復宇宙觀完全是西方學。但復日記中我們 得知,他每週會 《周易》 卜卦,問自己身體和財運,什麼問題問。而且他占卜時候會日記中留下一段空白,事後他自己算得準不準。中國 知識分子現代宇宙觀他們日常生活實踐分開。到現在,很多知識分子他們宇宙觀放在一個地方,他們日常生活實踐放在另外一個地方。但其實 這兩者是分不開。我們研究時候這兩種現象和態度融合一起,從宇宙觀看實踐,實踐看宇宙觀。

  山東煙台宋女士刷手機視頻時進入一個名叫“佛緣堂”直播間,女主播稱會算命能治病。宋女士提供了生辰八字請這位“大師”看看其兒子婚姻和命裏運勢,花費了3萬餘元做法事化解厄運。

  一段時間後,宋女士並沒有感到生活及家人有什麼變化,但這位“大師”還以各種言語來刺激宋女士,讓其繼續花錢消災,宋女士這意識到上受騙,於是報警。山東煙台警方查實,女主播劉某玲“大師”身份詐騙多人,涉案金額達20餘萬元。

  幾年前,新浪微V賬號“看相禪師”坐擁1200多萬粉絲,其自稱是“中國風水文化研究院專家會員”“徽派相學文化創始人”,上發佈運勢解析,受到粉絲推崇。

  殊不知,躲大V賬號背後“大師”實則是一個分工詐騙團夥,他們打着文化傳媒公司幌子,通過“看相禪師”“看相玄師”“算命玄士”“命相大師”微V號廣發熱點評論,利用微信號冒充“大師”行騙,得手。

  辦案民警介紹,該團夥行騙前分成博組微信組,團夥成員進行崗前培訓,傳授“話術”。作案時,團夥針時下社會熱點事件,通過博發佈面相、運勢類評論,吸引粉絲關注後組織夥跟帖。有粉絲諮詢,博組嫌疑人會馬上推送信組夥,利用微信冒充“大師”指點迷津、出售“法器”、做法事詐騙錢財。

相關文章